重庆生活消费网 > 财经 > 正文

防疫片警王晓波:3个月磨破两双鞋

2022-09-18 08:10:38 作者:匿名   阅读:71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崇文门派出所民警王晓波防疫期间坚守岗位,夫妻二人“同守一线”,一家四口至今仍未团圆。

5月7日,王晓波在辖区商场中控室进行检查。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春节前,王晓波已经买好了去海南的机票,打算趁着过节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两口子一个是警察,一个是护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两个人同时推到了一线。


尽管疫情期间,居民依旧在遇到麻烦时随时能找到王晓波。但外人哪知他心里惦记着早已奔赴武汉的妻子。


4月15日,妻子平安返京,王晓波接机。“看见她安全回来就行了,一家人又能团聚了。”说完,这名“七尺大汉”眼圈一红。


5月7日,王晓波在检查商业楼宇内人员出入记录。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片警“防疫”和上千人混熟


早上7点,王晓波换好制服,戴好防护用具和警用装备,便出发开始一天的工作。他走路的步幅很大,说话很平稳。有时忙起来十多个小时都不摘口罩,嘴上满是爆皮,天气热一点还会长口疮。


王晓波是崇文门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他工作起来每天至少要走两万余步,疫情期间,王晓波每天走的更多了。他很少能坐下歇一歇,有时午饭都是边走边吃。两个月下来,王晓波每天的工作都围绕着疫情的事。“都是些很琐碎的小事,但是必须每项都落实到位。”


“王警官今儿还上班啊?没有休息日吗?”


王晓波的工作辖区内有众多企业,在防疫期间任务很重。特别是在复工前后,人员流动量特别大。但这些企业中,无论领导还是员工,上千人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特别是疫情时间,王晓波每天戴着口罩、护目镜、白手套穿梭在辖区内60余家公司,近百家餐饮企业的时候更加“醒目”。通过公司提供的上岗人员名单,他每天都会当场进行核对,每天至少两次。疫情暴发三个多月,王晓波的两双皮鞋被磨得“咧了嘴。


“每个员工都见了面,问了他们的情况,这样我心里就有数了。一旦发生情况,也能迅速对上号,快速处理。”


哈德门中心写字楼是王晓波每天巡视的第一站。员工集中在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进入大厦登记时,总是会排起长队,造成人员聚集。


“排队不就是变相聚集了吗?”王晓波找到大厦经理商量后,联系企业负责人,给大家做工作,建议弹性调整上下班时间。公司之间协商后决定错峰出入。王晓波称,疫情刚开始的时候,人们的认识还不够,很多人戴口罩还是“有一搭无一搭”。检查中,他只要看到有不戴口罩的,立刻上前相劝。每天要不停地走,不停地说,外人眼中王晓波这个大忙人似乎“不觉得累”。一些事情虽然不是自己的分内工作,但是王晓波觉得作为一名警察,这些都是应尽的责任。


随着疫情的发展,写字楼、商场内留守员工必须实名持证进出,并且每次进出都要严格检测温度并登记。起初,一些员工不以为意,时常偷懒,不愿登记。王晓波每天抽出时间,在门口进行抽查,一旦发现不登记的员工,就进行“单独辅导”。“好话也说,坏话也说。”面对他的苦口婆心,企业员工们也自觉遵守规定。


王晓波说,如果出现了疫情,那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尽管在当时不是所有人都能重视,但是作为辖区民警,必须清楚这一点。


“居民有事情找我,我随时都在”


因为走的地方太多,王晓波经常忙得没时间回所里吃午饭,只能在附近超市买个面包填肚子,边走边吃。“把所有的写字楼和商场都转遍了,一趟需要三四个小时。”王晓波说,虽然每天都走一样的路线,检查一样的内容,他却不觉得无聊。“有人和我说,你的工作可真够碎的。但对我来说,把心踏实下来,把这些小事做好,就足够了。”


3月初,市政府对复工的企业有着明确规定,企业最多只能有百分之五十的员工复工,每人的工作面积不少于2.5平方米。王晓波针对此要求,进行了严格的检查。在便宜坊大厦内,一网络金融培训公司,为了能有更多的老师授课,公司违规增加了复工人数。王晓波多次劝导无效,他便找来了街道和城管部门,一起对负责人进行教育。反复的劝说最后负责人只能妥协。公司负责人最后说,“我真是服了,没想到你们这么能坚持,一天找我两次做工作”。


对于暂未复工的企业,王晓波也盯着消毒工作。“就算没有人来上班,我也要求值班的人员按时定点消毒,准备工作得做到前面。”


王晓波说,疫情期间案件少了很多,但是老百姓的求助没有减少,为了工作,王晓波干脆就住在派出所,辖区里居民随时可以找到他。


“居民有事情找我,我随时都在。”王晓波说。


1月份的一天,新景家园小区一业主回山东老家过年,早上五点多,家中水管爆裂,把楼下居民家的厨房泡了。睡在派出所内的王晓波穿上衣服就往现场赶。在路上,他开始联系物业寻找业主。早上七点多,物业终于联系上业主。业主让在北京的朋友来帮忙开门。王晓波在现场和物业一起等着。直到朋友赶到,将门开开,水管才成功抢修。


3月初的一天,凌晨两点多,崇文门附近一小区内,两口子凌晨2点多因为教育孩子的问题吵架,将家里的物品摔个粉碎,楼下居民不堪其扰报警。王晓波连夜赶过去,耐心劝到早上6点多。两口子和好如初,王晓波也到了上班时间,急着赶回所里,开始准备工作。


“有的时候真忙得恨不得有两个自己。”王晓波说。


三个多月没团聚的一家人


疫情暴发后,王晓波经常无法正常回家。家中大小事务都靠爱人处理。2月初,王晓波的妻子马晨曦作为抗疫医疗队的一员,到武汉支援疫情医护工作。离开北京时,王晓波还在岗位上工作,无法亲自送她,看到妻子发来“启程”的信息,王晓波的心便一直揪着。


妻子到武汉后的每一天,王晓波就把手机铃声总开着,害怕错过爱人发回来的消息。“她在武汉每天工作都很忙很累,我们绝大部分时间是通过微信交流,能打电话的几乎很少。”王晓波说,两个人工作时间凑不到一起,但是他们只要一闲下来,就会给对方发两个字“平安”,让对方知道自己一切都好。


妻子马晨曦说,“我的工作时间不固定,晓波的工作时间也不固定。我们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告诉对方自己是平安的,其他的说的很少。”马晨曦出发前放不下孩子,放不下爱人,也放不下父母。但是一到达武汉,她脑子里就只有“救活这些病人”。“家人只求我能平安回来,我也只求家人在北京能够平安。”


1月18日,王晓波和妻子把儿子和女儿送到了姥姥姥爷家。至今两口子也没有把孩子接回来,王晓波一直没有时间,也不敢去看孩子。他说,自己每天接触那么多人,为了孩子和老人的安全,还是忍忍,等疫情结束后,再去看他们。


每次和孩子视频,孩子总会问“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王晓波都无言以对,他很愧疚。“在孩子需要陪伴的时候,我这个做爸爸的总是缺席。觉得自己很不称职。”


4月15日,妻子顺利返京,王晓波赶到机场。由于需要隔离,他只能远远地望着医疗队伍走出来。当妻子平安出现在通道出口,他还是没控制住,鼻子一酸,自己赶紧低头擦了一下眼角,抬起头使劲朝着妻子挥了挥手。


“晚上睡觉经常做梦,梦见两个孩子和爱人。”王晓波说,梦见最多的是一家人出去玩,无拘无束的。

免责声明:重庆生活消费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不排除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网站。
评论区
  • 来自黑龙江省尚志市的网友评论:

    楼主辛苦~


  • 来自浙江省舟山市的网友评论:

    make一下子


  • 来自黑龙江省安达市的网友评论:

    更新快点


  • 来自江西省信州区的网友评论:

    有点意思


  • 来自河北省邯郸市的网友评论:

    支持支持。


  • 来自山东省聊城市的网友评论:

    收藏


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