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生活消费网 > 数码 > 正文

业绩大跌,债务压顶,大连天宝12年上市路临近终点

2022-11-19 14:06:06 作者:匿名   阅读:33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2008年上市的农副食品加工企业大连天宝绿色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股票简称“*ST天宝”),在202...

2008年上市的农副食品加工企业大连天宝绿色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股票简称“*ST天宝”),在2020年6月迎来“多事之夏”。因连续2年亏损,且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其股票6月2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至此,大连天宝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面值1元,距离“面值退市”几乎只是程序上的时间问题。

 

目前,等待大连天宝的不仅仅是深交所的“终止上市决定”,更有巨额债务逾期、违规担保、银行账户冻结、证监会立案调查等诸多严重问题。业内人士认为,内控混乱正是大连天宝经营不善的主因之一。而一手建立大连天宝并让其走向资本市场的前董事长黄作庆,恰是内控混乱的始作俑者,他参与的违规担保、虚开发票等违法违规行为,也让这家企业风光不再、岌岌可危。

 


业绩与股价近2年双双暴跌

 

官网资料显示,大连天宝成立于1997年,主要业务为水产品加工、农产品加工和冰淇淋制造,拥有自营进出口权,在美国和日本设有子公司,曾是“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全国农业产业化优秀龙头企业”。

 

2008年2月,大连天宝以证券简称“天宝股份”登陆中小板。上市第一年,大连天宝实现营业收入6.36亿元,同比增长47.41%;净利润为6761.34万元,同比增长41.76%。一直到2011年,该公司业绩稳定增长。2012年,其营收达到历史峰值17.73亿元,但同时首度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此后数年,大连天宝陷入增长乏力的境地。

 

而2018年成了大连天宝的命运转折点,业绩急转直下,当年营收10.39亿元,同比大减三成;亏损高达1.65亿元,同比下滑223.49%。这也是其上市10年以来首个年度出现亏损。

 

在2018年年报中,大连天宝列出了一串业绩变动的原因——国内外经济贸易不稳定因素、计提固定资产折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增加等,并首度提及“债务逾期增加计提罚息”。当时,其逾期债务为向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申请的用于华家新建物流库(冷库)项目和新建大豆植物蛋白冰淇淋加工项目的贷款11亿元,向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发生的逾期本息4.42亿余元、未能按时兑付的公司债券“17天宝01”本息5.35亿元。

 

2019年,大连天宝的业绩更是断崖式下滑。全年实现营收3.49亿元,同比下降66.43%;实现净利润-19.05亿元,同比下降1053.04%。水产品加工、农产品加工两项主营业务的营收同比下降73.28%、90.15%。

 

针对2019年业绩下滑,大连天宝解释称,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借款利息、诉讼、罚息增加,国内外形势复杂、贸易摩擦加剧等导致波及订单稳定性,债务逾期增加、流动性资金持续紧张等连锁效应使主营业务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与此同时,使用巨额贷款建设的冰淇淋项目却未能产生收益。2019年年报称,受资金流动性持续紧张影响,华家新建冰淇淋加工项目尚未投产。在产能产量减少的情况下,大连天宝2018年、2019年的冰淇淋制造业务营收分别同比下滑89.21%、77.77%。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业绩持续巨亏的2年多时间里,大连天宝的股价已从2018年最高点9.12元/股下降至2020年6月2日的0.52元/股,暴跌94.3%。而因2020年4月30日到6月2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1元,6月3日起,大连天宝股票已被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起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巨额债务难以化解

 

除核心业务发展不顺之外,高额负债也是大连天宝身上的一座大山。2019年,大连天宝流动负债已高于流动资产,达到24.9亿元,负债合计27.05亿元;年末资产负债率达到80%,尚存4项借贷纠纷诉讼。

 

事实上,面对上述债款,大连天宝也在通过与债权方积极协商,加快回收应收账款、资产处置等措施全力筹措偿债资金等方式试图解困。而2020年5月14日晚,大连天宝披露,大连市金州丰源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以大连天宝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丧失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大连天宝称,如法院受理,自身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法院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破产的风险。

 

对于重整一事,深交所曾在关注函中要求大连天宝说明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利用破产重整逃废债务的情形。5月18日,大连天宝在回复中对此予以否认,并称因控股股东尚存在其他未偿还债务,可能导致其不能妥善解决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的问题,“将直接导致公司无法顺利进入重整程序”。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今年宏观经济背景下,结合经营现状,大连天宝重整的机会相对渺茫,“即使重整,接盘侠也不会很多。”

 

对于重整能否解决大连天宝当下的高额负债,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新京报记者,重整虽可减低债务负担,但一方面,个别债权人提出重整还需要得到多数债权人的同意,另一方面,重整后还需要可经营资产恢复正常业务。“如果重整希望渺茫,却又想要降低负债,就只有债权人同意减债了。”

 

董事长涉嫌虚开发票罪被捕

 

伴随债台高筑,大连天宝的内控混乱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继对2018年年报出具保留意见后,2019年,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大连天宝年度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并指出除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大量债务逾期,多个银行账号因诉讼事项被冻结外,该公司董事长黄作庆涉嫌虚开发票罪被捕,公司存在多笔违规借款、担保事项等情况,无法对评估持续经营能力等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新京报记者发现,早在2017年,控股股东承运投资和实控人黄作庆曾以大连天宝名义违规向中安融金、重庆海尔小额贷款两家公司借款共计6000万元,但融资款项均未进入大连天宝银行账户。2018年,黄作庆又私用公章提供违规担4.5亿元,出借方中泰创展和碧天财富随后对此提起诉讼。

 

受上述违规操作暴露的公章使用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影响,2019年1月和5月,大连天宝先后收到大连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和《立案调查通知书》。2019年11月,大连证监局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指出大连天宝信披违规,决定对该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黄作庆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在此期间,黄作庆及时任财务总监孙树玲因涉嫌虚开发票罪,被大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采取拘留的强制措施。2019年7月29日,黄作庆被大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孙树玲因无逮捕必要被取保候审。同年10月30日,孙树玲从大连天宝辞职。目前,上述案件尚无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2020年4月,大连天宝发布公告称,法院已判决该公司对中安融金承担偿还责任,对碧天财富的债务不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而中泰创展的案件仍在审理。截至当时,上述违规对外担保余额6113.78万元,占大连天宝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37%。

 

朱丹蓬认为,当下环境对上市公司的内控管理,有着更高的要求和更大的挑战。“大连天宝的经历就体现出其内部管理相对混乱,在风险管控体系、授权管理体系等方面都十分缺失。”

 

沈萌指出,大连天宝的命运是自己造成的。“高管多次违规违法,说明其没有认真经营。不认真经营就容易动歪脑筋,能动歪脑筋就必然是内控制度不严。”在沈萌看来,想要长远发展,企业还是要做到认真经营,诚实守信。

 

如果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大连天宝将如何应对?未来又将如何减轻负债、缓解资金紧张情况、加强内控?针对上述问题,新京报记者先后以电话和邮件形式向大连天宝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新京报记者 王思炀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编辑 李严 校对 李世辉



免责声明:重庆生活消费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不排除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网站。
评论区
  • 来自浙江省舟山市的网友评论:

    make一下子


  • 来自黑龙江省安达市的网友评论:

    更新快点


  • 来自江西省信州区的网友评论:

    有点意思


  • 来自河北省邯郸市的网友评论:

    支持支持。


  • 来自山东省聊城市的网友评论:

    收藏


  • 来自江西省广丰县的网友评论:

    好文


  • 来自台湾省台南市的网友评论:

    顶贴再看


图说